张文显校友:解读去行政化、财产申报那些事儿

打印打印

       当得知我要采访吉林省高院院长张文显时,身边学法律的同学都很羡慕,他们告诉我说,法理学的很多教材都出自张文显之手。从吉林大学党委书记到吉林省高院院长,从学者转变为法官,张文显更喜欢哪种角色呢?在采访的一开始,记者就给他出了这样一道选择题,张文显不假思索地说道:“我仍然是个学者,不会因为当了院长而改变。”

  “高校去行政化引争议,问题就出在官本位上”
  作为前吉林大学的党委书记,张文显首先跟记者谈起了最近引发社会热议的高校去行政化问题,他认为,这个问题不能笼统地理解为去掉高校的一切行政级别,而应该有选择、有针对性地去行政化。张文显说:“‘去行政化’并不是一个标签,我们要先搞清楚高校的哪些方面行政化了,然后再在学术自由、学术民主、高校自治的基础上去行政化,因为毕竟纯行政人员是不能被‘去行政化’ 的,去了以后,谁发他们工资啊?”
  对于纪宝成校长前两天的观点:高校去行政化就是贬低教育,张文显并不是非常认同。他说,“我认为高校享有行政级别反而降低了其自身 的学术地位。”他举例道:“像北大清华这样的一流学府有了副部级这个级别反倒让人们忽视了它的崇高地位,单纯地以副部级来看待。要知道,北大清华过去在人们心目中是多么神圣啊。学校这样,教授同样如此,一个德高望重的学者即使没有任何行政级别,他依然受人尊重。”
  高校去行政化之所以引争议,张文显认为,关键问题还是因为官本位思想仍然深入人心。在官本位的社会语境中,社会衡量一个单位、机构、个人的价值和地位,不是全靠其声誉和专业性的评价,更多的是靠其行政级别。因此很多人就不得不考虑,拿掉“官帽”后的高校,能否在校长选举、经费使用、教师聘用、课程设置等方面排除干扰,拥有更多的自主权,会不会因行政地位的缺失而受到削减。因此如果能形成多元的社会评价体系,学者就以“学本位“评价,艺术家就以“艺本位”评价,那么就无所谓去不去行政化了。
  “要维护法院公信力 党风廉政建设必须下‘猛药’”
  作为现任吉林高院院长,张文显跟记者谈起了法院的党风廉政建设。
  2008年,是吉林省法院系统公信力最低的一年,13名法官因违法犯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这大大影响了群众对司法工作的信任。就在这时,张文显临危受命,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抓司法腐败。他深知,治理司法腐败迫切需要“猛药”,司法公正必须司法廉洁,司法廉洁必须严格问责。
  于是一项红极一时的举措应运而生:下级违法犯罪,上级主动辞职。“如果我的副职犯罪,我一定辞职。” 张文显坚定地说道。据了解,去年吉林高院就有一个副院长因为主管处长犯罪,已主动提出了辞职的要求。
  这样的严厉问责带来的是公信力的迅速提升,最有力的证明就是,群众对省高院工作报告的赞成票连续两年超过90%,比前些年高出 18%至20%。”这是百姓对他工作最好的肯定。
  “支持财产申报,官员需要申报的是家庭的财产而非个人财产”
  当问及对官员财产申报的看法时,重视廉政建设的张文显立即表示赞同,同时他认为官员需要申报的是家庭财产而并非个人财产。如果申报的是个人财产,就会让部分官员将非法财产转至其他亲人名下,让一些人钻了空子。
  会不会涉及个人隐私?张文显表示,官员作为公众人物,是公共权力的行使者,应该受到更多的制约和监督,如果你不想财产申报,可以弃官从商,既然选择当官,就要接受百姓监督。
  他认为,财产申报制度必须完整、真实、有约束力,这样才能保证其正常运行,任何一个环节不对,这个制度就没有意义。张文显接着具体解释起这三个词:完整就是申报财产的范畴要完整,真实就是申报财产的数目要真实,有约束力就是对于违反申报要做出处理,这就要求财产申报建立配套措施,如拥有财产审查机制、问责机制等等,同时接受群众监督,这样一种机制,这样一种真格,这样一种坚持,才能使我们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大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