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留馨香在人间:学习吉林大学校友王永利先进事迹

打印打印

2009年10月30日、11月4日,《人民日报》连续推出独家报道《一位大学教师眼中的“县长弟子”》和《他的基层之路,通往群众心坎》,追忆吉林大学1979级中文系学生王永利,大学毕业后扎根家乡、创业基层、造福百姓、奉献终生的感人事迹;讲述了他生前在河北省赤城县任县委副书记、县长时,把扎根基层视为“光辉前程”,25年埋头基层之路的动人故事。两篇文章在我校引起了强烈反响,也激起了吉大师生对这位校友的追思和怀念。日前,记者采访了王永利当年的同学、老师和辅导员,倾听他们对王永利点点滴滴的回忆,体味一位校友的成长轨迹与情怀。
  令人难忘的毕业留言
  记者采访了王永利当年的同班同学,现任吉大文学院副院长的徐正考教授。在徐教授简短的回忆中,一个为人善良、性格内向、做人低调、默默无闻的人物形象,慢慢地浮现在记者的眼前。他说,永利一直给人一种踏实、可信、可靠的感觉,他总是会默默无闻地在背后支持你帮助你,总是默默无闻地为班里为系里做些有益的事。
  在同学们眼中,“好人”成了王永利的代名词。他总是不求回报地帮助别人,总是将别人的事情摆在第一位,也许就是这样的性格,使同学们对王永利有一种信赖感、依靠感。王永利就像一本历久弥新的书,虽然在短时间内可能会被人们忘记,被人们忽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会更让人回味,更让人倍感珍惜。徐教授回忆道:“临毕业前,一位同学在给王永利的毕业留言中这样写道:‘如果天下所有的人都抛弃了我,我还会去找你,因为你会收留我。’这句留言,让我记忆犹新,至今难以忘怀,可见同学们对他的信赖程度!”
  他像钟表里的小齿轮
  “他是一个朴实无华的人”,当年曾为王永利讲授过《文学概论》课的老师、吉大文学院王树海教授在回忆时如是说。王永利出身于河北张家口的一个农民家庭,他平日的衣着很朴素。王永利在班级里很普通,王老师在平常上课的时候与他接触不多。但在王老师的脑海里,班上总有一个踏踏实实、朴朴素素,严于律己的大男生。王永利对自身的约束谨慎而严格,就算是临近毕业他依旧对自己不懈怠。在班级里他从没担任过任何职务,但他从不因为这样就不努力,反而更加尽力地为这个班级付出。
  虽然那时王永利在班级里、系里没有担任任何职务,但是只要班级里有活动,系里有活动,他都是最出力的参加者。在那个年代,大学有劳动课,还有一些体育比赛、文艺汇演和“五四”、“一二九”纪念性活动。在这些活动里,他可能不是一个篮球队或者排球队的上场队员,但他一定是最出力的拉拉队员;他可能不是登台参加文艺演出的演员,但他一定是幕后最勤恳的工作人员。王永利虽然不是任何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虽然在参与的过程中,他可能不是出谋策划的人,但他一定是身体力行的劳动者。他像是钟表里的小齿轮,在表盘后面不显山不露水,几年如一日地工作着,但却是钟表运转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他坦然地从艰苦起步
  王永利大四时的辅导员、现任吉大体育学院党委书记于殿才老师不无感慨地对记者说:“王永利毕业的那个年代,还是包分配的计划经济时期。班上47名学生,80%都会拥有达到自己的理想、甚至超出理想的工作岗位,仅有3名同学分配到地市一级的单位,而分配到艰苦地区的惟永利1人。然而,他却平静地甚至是愉悦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根据当时河北艰苦地区来的毕业生一律回原地工作的要求,王永利毕业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河北省张家口。张家口虽说是京城北侧的大门,但却是个地广人稀、沙漠化时常侵袭、经济不发达的地方。对于那个年代想要跃跃欲试、把握天下、大显身手的大学生来讲,被分配到这样的一个地方确实是一个不好接受的现实。面对这种情况,许多学生会急躁、会沮丧、甚至会产生悲观情绪。但王永利却把自己作为一个平凡人去对待,脚踏实地地迈出第一步,并在社会发展和自我需求的矛盾下把握好了自己的人生道路。于是,王永利平静而坦然地走向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并且以一种淡定的心态尽职尽责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大学时代的王永利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甚至连一个寝室长一个小组长都没担任过,这样的他却能够在日后胜任县长之职,这与他平静以待、淡定以求的心态是分不开的。王永利在朴实中透射出智慧,在淡定中显现出执著。正是这种朴实,让他扎实地吸取知识营养,为他日后走向社会铺好了基石;正是这种淡定,让他执著地从基层干起,成为了社会的精英。正如蔡元培所说:“在大学里不仅仅要做到的是知识的汲取,更要做到人格的磨练”。王永利的这种精神正是一种人格的折射,引导他在日后的路上走向成功。
  王永利虽然已经走了一年了,但他身上的那种朴实无华、那种淡定从容,却永远定格在人们心中。他将馨香一直留在了人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