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怀念--忆导师王湘浩教授

打印打印

□苏运霖
       流逝的岁月把往事带往更远,并把新近消逝的事物厚厚地压在它们上边。然而,有些深藏心底的往事,却永远不会被任何新的事物或新消逝的事物所替代或掩盖……

  我对导师王湘浩教授的怀念,就属于这种永不消逝的怀念。

  王湘浩教授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二年了,但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言传身教,特别是他为吉林大学的发展、为我国计算机科学事业的发展殚精竭虑,作出了巨大贡献,这些都已经永远铭刻在我心中。多少时间以来,我一直想着要把心底的这些怀念写出来,同母校今天和未来的师生分享,让他们知道,吉林大学曾经有这样一位可敬可亲、德高望重的长者、学者,值得我们永远纪念和学习。但是却直至现在,我才得以如愿,愿王老师在天之灵,宽恕我这迟到的怀念。

  毅然的抉择

  王湘浩教授原就读于北京大学,是我国早期著名数学家江泽涵教授的高徒。后来在西南联大任教,并于1946年考上公费出国留学的资格,到美国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49年他以推翻和修改代数学的基本定理的辉煌成绩,顺利获得了博士学位,并因此在美国代数学界引起巨大轰动。以他这样的成就,以他的导师、著名数学大师Artin的声望和力荐,他是完全能够留在美国工作的。而且,也确实有多所美国大学,向他发生邀请,邀请他到他们的大学任教。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使满怀爱国热情的他,不为所动,毅然地迫不及待地决定回到自己刚刚解放的祖国,为新中国的科学教育事业作出贡献。那一年,他刚刚34岁。

  回国后,他被留在北京大学任教。随后,他响应中央号召,来到长春——东北人民大学,即吉林大学前身。就这样,他和物理系的余瑞璜教授、化学系的唐敖庆教授——当时吉林大学数理化三个系的台柱——一起,默默耕耘、辛勤劳动,没有多久时间,就使吉林大学这三个理科系在新中国高等教育中崛起并崭露头角,为人们所注目。饮水思源,吉林大学数学学科、计算机科学学科能有今天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王湘浩教授当年在吉林大学的艰苦创业。

  名教授在第一线

  王湘浩教授很早就指出,越是有成就的教授,越要上基础课,为低年级学生上课。这是他从自己的成长道路获得的一个启示。他不仅坚持这一观点,而且身体力行,率先垂范。1957年,当我刚进入吉林大学数学系时,就是王湘浩教授为我们主讲数学分析课和高等代数课。名教授的点拨与教诲,对于我掌握这些课程,包括培养科学的治学态度,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他不仅亲自为我们讲课,连讲课的讲义也是他亲自编写的。

  此后,王湘浩教授仍坚持为低年级学生上课,几乎每年入学的一年级学生的高等代数,都由王湘浩教授主讲。正是这样的传统,使得吉林大学数学系的学生,不仅受到严格的训练,而且学者们严谨的治学态度、德艺双馨的人格魅力,成为学子们在大学期间及至以后人生受用不尽的精神食粮。

  王湘浩教授讲课,并不是讲课风趣、幽默的那种,而是清晰、简练、明快、逻辑性极强的那种。所以如果不仔细听,还会觉得枯燥。但如果仔细听,你就会发现,王湘浩教授善于抓住事物本质,并且引导你一下子就去研究问题的要害。这也就特别有益于学习他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他这样做时,自己也特别投入,往往是把精力全部集中于引导学生积极探索和深入思考之中。因此,有几次,当他一手拿粉笔,一手拿着香烟时,他竟在不自觉中,把粉笔当成香烟,塞进嘴里。每每在这时,他自己也会和同学们一起会心地笑起来。

  积极探索,与时俱进,这也是王湘浩教授治学的一大特点。从1958年开始,他就参与了电子数字计算机的研制。他向参与这项研制工作的师生讲解计算机的原理、逻辑设计,并且一遍一遍地讲解计算机的原理设计图。从1960年开始,他又开始转向计算机科学研究方向。他亲自开设数字计算机原理、逻辑设计、自动机理论以及不可判定性和不可解性这些在当时国内几乎无人问津、无人开设的课程。正是有这样的理论基础,才使吉林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学科从一开始就有较高的起点,得以成为国内第一个计算机科学学科的博士点。可以这样说,王湘浩教授在长春工作的几十年,始终率领他的学生们在他所开创的学术前沿进行冲刺,包括在自动机理论和多值逻辑这两个主要方向以及后来深受关注的定理自动证明和人工智能方向。尽管由于种种原因,他本人留下的著述不算多,但吉林大学所有这些方向的成果,都包含了他的心血和他智慧的光芒。

  党的事业的热情支持者

  当年在吉林大学学习和工作的师生,无一不知道当时盛传在校园内的一则佳话:教授偷上火车修水利。这件事说的就是王湘浩教授。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人们出于建设祖国的巨大热情,都积极投身于当时由党和政府发起的建设祖国的各项活动。兴修水利是1958年在长春市开展的一项全民性活动。学校在那年春天,组织全体师生都来参加这一活动。当时的校长兼党委第一书记匡亚明进行动员,党委第二书记陈静波亲自带队。学校当时考虑兴修水利工作条件艰苦,而且天气又特别寒冷,就明确规定王湘浩教授等老教师就不用参加了。但是,出发当天,王湘浩教授却“全副武装”早早地出发,偷偷地一个人上了火车,跟着队伍一起到了工地。

  不仅在兴修水利这件事情上,而且在各项建设事业上,王湘浩教授都怀着对党的拥护和热爱,热情地支持。在系里,他作为系主任,对于教学和科研这些业务工作,他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一心一意地要把吉林大学数学系和后来的计算机科学系搞上去。但在涉及其它方面的工作时,他都十分尊重和支持党总支的安排和决定,他把自己当作是系里的一名普通成员。也正由于他的这种态度,他和系里的老师们有着十分融洽的关系。大家一般都亲切地称他为王老师,而不以教授或主任来称呼他。

  由于他在学校的崇高威信,他从1959年当选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一直到他逝世时,连续数届都是全国人大代表。后来,他又被选为长春市民盟的主任委员、省民盟的常委和民盟的中央委员。在这些岗位上,他都发挥着党的友党和挚友的重要作用。

  艰苦岁月中的矢志不移

  在那个被扭曲了的岁月中,王湘浩教授作为学术权威,不可避免地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他不但被戴上了反动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黑帽子,而且还被莫须有地说成是国民党员,被强制去住“牛棚”和从事粗重的劳动。无论在精神还是肉体上,都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尽管这样,王湘浩教授丝毫没有改变自己对祖国、对党的热爱。他坚信,这一切都会随着国家政治生活恢复正常而过去。因此,在“四人帮”被粉碎,史无前例的“文革”结束之后,王湘浩教授又振作起来,投身于他所热爱的教学和科研工作。那时,他虽然已经年过六旬,但仍然承担起吉林大学副校长的工作,并且承担起刚刚开始的博士生导师的重任,为发展我国的计算机科学事业而勤奋工作。

  由于王湘浩教授的名望,他后来还被选为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副理事长,并且被多所学校聘请为客座教授。这时的王湘浩教授,心里不仅装有吉林大学,而且装着全国其他高校,装着全国的计算机科学事业。
不幸的是,就在王湘浩教授还想甩开臂膀,希望用自己的余年来挽回那白白流逝的岁月时,癌症已经侵袭了他的身体。虽然他顽强地抵抗病魔,终究无法超越自然规律,而与世长辞。

  眼前又出现了穿着极其朴素的敬爱的王老师,缓步走在四分局同志街的情景;出现了他在系联欢会上,以清脆的男中音,唱京剧的片断;出现了他把粉笔放进嘴中当香烟而会心微笑的场面……一幕又一幕,成为我对他永不磨灭的怀念……